闲人。疯子。三句言中两句谎。

© 狐仔
Powered by LOFTER

【好凶帮】废土生存日记(2)

废土末世AU,一个偷渡故事

Day 2
大概是前一天睡眠太过充足的缘故,这天任谠醒得很早,窗外星星还没消失,借着微微晨光可以看见荒漠上翻滚的黄沙,颗粒物拍打在房屋外壁上,沙沙作响。他站起来走向窗边,注意到外侧的窗沿上积着一层砂砾——昨晚应该是有一场沙暴来过。
卫生间的水流很小,任谠小心翼翼地洗漱完毕,拿起自己的防护服,轻手轻脚下了楼梯。不出所料,没有人,当然了,那具被叫做染的骨架还在,任谠想起昨天解簇讲给自己的故事,虽然故事的真假有待考证,但他已经不再那么害怕她了,他走近骨架,叹了口气。
骨架突然抖动了一下,任谠怀疑自己花了眼,刚想伸手过去,身后响起碗的声音。
“醒得很早嘛。”
“呃,是啊。”任谠把手...

“他们给我冠上天才的名号,然后暗中叫我废物。”

【好凶帮】废土生存日记(0-1)

末世废土AU,一个偷渡故事

Day 0
“请问是‘好凶帮’的人么?”
“嗯,是的,您就是任先生?”
“对。”
“跟我来吧。”
披着黑色披风的黑发男子走在前面,借着黯淡的月光找寻着断崖上的小道,他没开探照灯,他也根本没带照明工具,好在今晚难得没有沙暴,视野还算可见。男子很快找到了路,示意任谠跟上他,任谠犹豫了一下,还是踏了上去。
“请小心脚下,这里不是很平整。”
男子语气平淡,听不出是否带有恶意,也听不出真正的关心。任谠突然有些害怕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坑害他,但一想到大围墙里更优越的生活,他还是选择相信了,这也算是一种赌博。
下到断崖底,男子径直走向荒漠,任谠愣了一下。
“没有交通工具么?”
“请您不要着急。”男子叹...

【好凶帮】庄稼地魔幻乡土

存档,企划相关,土味au,屁,当段子看

(1)
大清早的天还没亮,任谠拎了个包就出门了,走了十里路走到了最近的镇子,走进了邮局。
“邮票多少钱的能寄内蒙古?”
走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,刚进村子就听到了马蹄声。
“二狗哥,你干啥去啦?”狐拓骑着那匹耕地的黑马,正冲着他走过来,看到他以后停下了,等他走近了些,狐拓勒马转了个向。
“去镇上邮局。”任谠抹了把头上的汗,快到夏天,阳光毒了。
“哦。”狐拓居高临下看着任谠,思考着要不要下去一起走,“又给老解写信了啊?”
“对。”
“下次我把马给你啊,骑着去不比走着省劲儿。”
“不会骑,还硌屁股。”
“那行吧。吃饭了没?”
“当然没啊,你吃了?”
“没啊。”
马蹄声哒哒的,这就...

而我,每在这世上多活一天,可悲都会增加一分。

【热冷】Race Against the Light(1)

Warning:短道拉力赛车手AU。有夹带无赖帮其他cp。我不是很懂专业术语,所以肯定会有bug!谨慎阅读!

1

下过暴雨,泥土的清香被打散在空气中,赛车道泥泞不堪,水还来不及排走,积在车辙坑洼里。
Leonard Snart点燃一支烟,吐出一口烟雾,现在看台上俯视着赛车道。连续几天的暴雨把场中泥土地的部分冲垮了,他得趁着雨停尽快找人修复一下。
“Oh captain my captain~”轻快的嗓音从身后响起,Leonard皱了皱眉头。
“Jesse。”他掐灭了烟,“有屁快放。”
“还记得么,要进俱乐部的Rory先生,他今天下午就会来了。”James Jesse手里拿着个棒棒糖——这个年纪还吃...

古早的麦当劳kiss梗,全员收录
图是描的

一些合绘,线稿by阿欠,上色by我
都是狐欠(靠

【原创】来自生死彼端

Chapter 2
主陆的夏天很长,但不及萨夏的一半炎热。然而夏天结束得很突然,极冬山脉吹来的风把这块大陆瞬间降温,前一天还是艳阳高照,后一天就可能雨雪纷飞。
萨伦斜靠着车厢里装谷物的麻袋,紧了紧身上的袍子。即使来到主陆已经几十年了,他还是不能完全适应这里的天气。雨来得太过喜怒无常,前一晚刚下了一场冷雨,今晨空气就有些彻骨了。他一面感叹着秋风已至,一面漫无目的地翻看着自己远从家乡带来的笔记,这本笔记上的内容他已经读了几百遍,早已烂记于心。
萨夏人追求生命,渴望控制生命,萨伦也一样。让人死去很容易,而让死人复生显然是不合乎常理的。几百年来,萨夏的巫师钻研生命魔法,有的甚至走火入魔而被“生命之主”刻下了...

【无赖帮】帮里组织看剧的残念日常 2

万圣节快乐——这并不全是万圣节贺文,不过赶上了那正好hhhhh
*OOC,屁,影射TV,全员未出场
(这玩意儿居然还有2!

“那个闪电侠的剧——”
“闭嘴,Jesse。”这是Len。
“出了第二季——”
“滚蛋,Jesse。”这是Mark。
“还有好多新角色——”
“别说了,James。”魔笛手揉了揉太阳穴,带着点祈求的眼神看着诡术师,“你看,大家都很困扰。”魔笛手自己尤其困扰,他当时看了半集就不想看下去了,这真的很尴尬。
“拜托,这不就是个电视剧嘛。”James撇撇嘴。
“别让我提醒一遍你看到‘自己’出场以后干了什么。”Mark的眼睛没从书里抬起来。
“你干了什么?”Hartley神色惊恐——他当时没在场,也...

1/8